疫情下的网球,我们学到了什么?

  • 2020年07月27日 15:51
  • 来源:网球之家
  • 作者:英超联赛赛程-英超联赛杯-英超联赛积分排名

4届大满贯得主、网球频道分析师、著名网球解说吉姆·考瑞尔说:如果在可预见的将来,世界无法恢复正常,网球就不得不开始在不同的区域中努力,这可能意味着区域性比赛...

世界排名前十的蒂姆、西西帕斯、贝雷蒂尼以及阿古特、卡恰诺夫、加斯奎特,还有科维托娃、普利斯科娃、肯宁、凯斯等女子球员,在最近一段时间里,参加了各种各样的表演赛。

他们在这些创新的赛事中都发挥的不错,尽管赛事都不在ATP、WTA巡回赛的日程表上,也与排名和记录无关,但是这些球员还是一如既往前去,像巡回赛一样去打。

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,自3月中旬以来因为冠状病毒一直停摆的网球就真的停滞不前,一潭死水了。

疫情下的网球,我们学到了什么?

过去四个月对于网坛的教训是:在不确定时期,职业网球的结构和表现方式存在着严重缺陷。网球,其实很好地满足了社交距离的要求,但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,巡回赛就像一个无助的巨人。

网球未来的前景如何?尤其是如果我们一直认为理所当然的一些事情,例如原来不受限制的旅行,已经不再是那么确定了。

以下是网球在疫情下学到的一些东西,以及ATP和WTA在这个困难时期面临的一些挑战和机遇。

基本模式僵化

ATP和WTA官员都全神贯注于加班工作,以期充分利用2020赛季剩下的时间。但无论是他们、大满贯还是ITF的官员,都没有组织任何形式的网球赛事来补充或与大量的表演赛竞争。

这也不足为奇,ATP、WTA在法律上和哲学上都与全球巡回赛和公开赛相结合。

自1969年公开赛时代诞生以来,这项运动就是这样被呈现出来的。这样的巡回赛太繁重,而且必须在不受限制的旅行条件下进行,有数百名选手争夺参赛资格。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,这种模式可能将无法持续下去。

疫情下的网球,我们学到了什么?

ESPN分析师 Shriver说:“在全球病毒大流行期间,我们经历了许多未知数,各项运动都面临着更多挑战,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。像新冠这样的事情可以令所有的事情都停止。

网球到最后可能会成为优胜劣汰的比赛,幸存下来的将是赞助商或政府支持的赛事。”

这对巡回赛来说是个坏消息,尤其是那些250 (ATP)和国际(WTA)的赛事。应当有其它模式的存在,也许早就应该考虑。早在病毒大流行之前,网球方面就有声音呼吁举办更具创新性的团队活动,如拉沃尔杯。围绕大幅减少公开赛(包括四大满贯)而建立的地区巡回赛的概念,也被讨论了很长时间。

疫情下的网球,我们学到了什么?

由于今年的美网和法网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,我们最终可能会陷入无心之下形成的区域性结构。

许多欧洲球员对旅行限制、检疫法规以及赛事时间表的规定表示担忧。

没有卫冕冠军纳达尔的美网基本已成定局。一些欧洲球员决定跳过纽约的赛事,专注于随后的红土赛事以及法网。

4届大满贯得主、网球频道分析师、著名网球解说吉姆·考瑞尔说:如果在可预见的将来,世界无法恢复正常,网球就不得不开始在不同的区域中努力,这可能意味着区域性比赛会持续4-5 个月的时间。

球员的收入受到影响

与其它一些主要运动不同,网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赞助和现场娱乐活动。没有了观众,赛事的收入大幅度减少,ATP、WTA巡回赛也都降低了奖金。

ATP主席高登齐在一份声明中说:“奖金的减少不会影响到前几轮比赛,因而确保签位中的多数球员不会受到负面影响。”

WTA采取了类似的方法。ATP没有透露具体数字,但WTA已确认,如果在没有粉丝的情况下举行精英赛事,会减少40%的奖金;如果允许粉丝,则将减少30%; 国际赛(最低级别)会降低18%。

许多人认为,在网球运动中,明星奖金所占的份额高得不成比例。在网球运动中,热门赛事具有重大的意义,如果他们失败了,没有明星,那些排名没有进入前100名的球员的处境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。

一场病毒大流行,暴露了球员在停滞的系统中是多么脆弱,因为他们被归类为“独立签约者”,不享受任何官方雇员的保护。根据美国法律,他们不能组成工会,因为巡回赛就是个垄断行业。

对于那些希望看到球员工会的人来说,要权衡的是,职业球员将受到合同的限制,如NBA和NFL球员那样,他们被限制、被要求在指定的时间、地点比赛。

比赛需要提速

加斯奎特在接谈到ATP时说:“他们必须做出改变!“

作为三次大满贯半决赛选手和奥运会铜牌得主,法国老将补充道:“有时候比赛时间太长了。我们都喜欢第五局的比赛,但你必须先打满四局才能到达那里。即使如我,热爱网球,纳达尔和费德勒的比赛,我也不会看完整场比赛。”

铁杆球迷可能会觉得这一点令人震惊,但巡回赛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努力加快比赛速度,部分原因是为了吸引那些更年轻、缺乏耐心的观众。

近几个月来,球迷们一直在观看各种特殊形式的比赛和表演赛,这些比赛的特点是交替的、精简的得分和比赛模式。球员们已经开始认真对待、适应这些以前觉得激进的模式。

考瑞尔一直喜欢NBA式的、时钟驱动的网球运动方式。终极对决比赛在一小时内结束、球员们只有15秒的时间发球、有教练暂停时间和自己拿毛巾等。这些形式和轻快的节奏消除了传统项目中时间过长的网球间歇。

“网球是唯一一项需要打四个小时的运动。” 加斯奎特表示。

单打比赛也应采用决胜局

快四盘、无广告、抢九决胜、1/4时段而不是一盘,这场疫情带来了各种不同的比赛形式和得分选择,但最有可能被纳入正式单打比赛的应该是比赛的决胜局。

双打赛事在男、女巡回赛中都已经使用了这种决胜局,它是电视转播公司的最爱,因为这种情况下,比赛会保持在两个小时或更短的时间内。这是用来代替第3盘的比赛,就是在前2盘平局后,进行抢10。

Shriver认为:现在是迈出这一步的最佳时机。球员们从3月中旬开始就没有参加过正式比赛,他们将不得不在8月份出战,并面临密集的赛程安排。虽然球员可以,而且通常是这样,保持健康,但是训练永远无法模拟或达到实战的要求。

Shriver说:“我希望美网考虑在男子比赛中取消五盘的比赛,采用三盘并使用比赛决胜局。这将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改变。”

考瑞尔也喜欢比赛采用决胜局,但有许多人仍持谨慎态度。

伊斯内尔和欧佩卡的经纪人萨姆·杜瓦尔说:“我喜欢比赛的决胜局,但我是传统主义者,很难适应如此巨大的变化。不认为大满贯应该改变。”

一个有趣的现象,在众多的表演赛事中,无论采用何种方式,快4盘、决胜局或抢9,最佳球员或者说排名高的球员在大多数时候仍然会取胜。

排名受到影响

ATP和WTA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排名系统,以减轻疫情的影响。这些调整包括对在今年剩余时间和2021年部分时间里不会或不能参加巡回赛的球员的优惠。

排名的可信度建立在一个“开放”的系统之上,在这个系统中,任何希望参加比赛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入。可以直接根据排名,也可以通过强制性的资格赛进入。疫情带来的各种压力,以及对运动员和公开赛的健康和安全问题提出的各种警告,都对资格制度构成了威胁。

球员在两个职业巡回赛上的排名都是基于比赛中获得的分数,但环球网球评级(UTR)创造了一种不同的方法。球员的UTR评级类似于高尔夫差点,它是由一种复杂的算法生成的,该算法对球员在任何12个月内最近30场比赛的结果进行权衡。

UTR的评分与ATP和WTA非常相似,但并不完全相同。目前,德约科维奇以16.18的UTR分数领先于所有男球员,女球员安德莱斯库以13.44的UTR分数排名第一。

UTR的显著优势在于它不与每一项赛事的成绩挂钩。在公开赛上中,任何人都可以从众所周知的“抽签运气”中获益。而UTR是基于头对头的比赛结果,考量比赛对手的排名。但是UTR也有明显的缺点。

“如果只关注最近的比赛,一旦你从红土转到草地,UTR就不一定是相关的,无法区分。” 考瑞尔说。

合并的新期望

网球有七大利益相关者,以不断争夺各自地盘而缠斗已久。但疫情之下,引发了人们对WTA和ITF等几方合作,团结在一起的新兴趣。

此外,网球行业的行政管理层中也注入了大量的新鲜血液。前职业选手高登齐是ATP的新任首席执行官、温布尔登最近也按下了刷新健,任命莎莉博尔顿为首席执行官、伊恩休伊特为董事长。

人们对WTA和ATP合并的兴趣重燃。长期以来,男子网球ATP一直反对合并,担心合并会对其不断增加的收入进行重新分配。

经纪人杜瓦尔说:“合并这个词经常被抛来抛去。不同级别赛事命名方式的延续性、排名点数、市场营销、标志,其实都是唾手可得的果实。所有人从其他方面获得的好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”

这场疫情也让一些人认为巡回赛应该缩减规模,创造出一个超级巡回赛,包括大满贯和精选数量的大型组合(ATP/WTA)赛事。

“有些人在抱怨,但这项运动的财政状况从未如此强劲,至少在男、女比赛一起举办的大型赛事中是如此。“

考瑞尔说:“这就是ATP 新任执行官高登齐想要的网球运动方向。他的口头禅是网球要有更多的大型综合比赛。我同意,这些都是吸引观众和粉丝的原因。”

(来源:网球之家 作者:ESPN Bodo 翻译:Lynn)



(注:来源如注明,英超联赛赛程-英超联赛杯-英超联赛积分排名,编辑:宇煜)
" 今日网球体育 " 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

极力推荐